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

週末驚魂記後篇


禮拜天跟老公走在路上,天下著小雨,在撐與不撐傘之間,我跟老公都撐著傘,老公在我前方兩三米外,我手上提著一個大購物袋,穿著連身褲裙,因為口袋很大很深,所以放了一個卡片大的卡夾在裡面,沒背包包,走著走著,覺得不知道哪裡怪,下意識往右邊一喵,看到一個男生頭幾乎貼到我臀部,手非常輕巧的在偷拎我口袋裡的卡夾,覺得已經碰到卡夾的角邊了,我被嚇得大叫一聲,基本上我不是屬於會叫跟膽小的女生,真的是熊熊被驚嚇到,小偷胖胖黑黑不高,應該也沒料到會被發現,立刻還反過來安慰我說沒事,沒事的,下一秒老公的聲音居然在耳邊響起發生甚麼事了 ? ”,(老公能聽到我的聲音就算是奇蹟了,他跟我在一起基本上是個沒魂的軀殼,我還要時時注意他走失或闖禍),此時兩個人都看著我要怎麼反應
思緒又快速在腦袋裡翻轉,報公安嗎 ? 第一公安來之前人要不跑,第二公安來之後東西沒丟沒證據,當場跟老公說他偷我卡夾,老公只是比較大隻好看,發生事情他只會手足無措結巴反問我怎麼辦,他也不是會動手的人,只有被打的份,這邊解決事情的方式是看人多圍事而不是叫公安,如果他有刀子隨手捅你一刀不就更倒楣,而且在路上嚷嚷不會有人幫你的
小偷還一直不斷地說沒事沒事的,我當機立斷轉身走人,離開現場後才跟老公說,老公說他看到後面疑似有同夥,皮膚黑黑的,應該就是所謂的新疆人,專門結夥偷東西的,幸好我沒張揚,通常他們會一起上前來打你一頓,包括多管閒事的人,跟捷克的小偷一樣
只是我的心臟像要停了一樣,被嚇慘了,一直無法平復,光天化日之下人來人往的路上,那種不安全感估計要很久很久才能消失

2 則留言:

Mark Yang 提到...

恐怖的國家,學姊已經定居了嗎....

Anne 提到...

我不要定居 ~ 我不要定居 ~

但是老公被流放回不去,還被一直壓榨,怕直著來,橫著回去

你要跟地球人一起定居地球了嗎 ?